首页 > 财经 > 专访千乘探索创始人:商业航天突破口在遥感,这是个成熟市场

专访千乘探索创始人:商业航天突破口在遥感,这是个成熟市场
2019-11-06 11:00:35   来源:admin   

“我看起来老了,像70后,但实际上我是80后。”首席执行官苗全健瞟了一眼他的眼睛,指了指他额头上的一撮白发,说道,“在他辞职之前,从来没有白色或黑色。”

辞职前,他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某空间模型首次飞行的01指挥官。他在这个系统工作了9年后辞职了。2017年4月,他创办了卫星民营企业北京乾城勘探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乾城勘探”)。经过两年多的“造星”,苗全健没有遇到想象中的戏剧性场面。一天,他喝着咖啡,突然遇到了一个大老板。当他听到你想创业的想法时,他拍拍自己的肩膀说,“兄弟,我会投你的票。"

苗全健宣布卫星轨道

苗全健表示,黔城探索将建造一颗“商业卫星”,为长期在轨用户提供遥感数据服务。8月17日,黔城探索的第一颗卫星“黔城一零一号卫星”成功发射。这颗卫星具有遥感和通信双重功能。它可以用来解释具有一定大小的大型目标,基本上可以发现和识别武器和装备目标,如飞机和大型船只。

卫星发射

他认为国防与民用技术融合的突破是商业太空飞行,商业太空飞行的突破是遥感。遥感具有非常成熟的商业模式,传统的遥感应用场景十分广阔。然而,技术是竞争的障碍,基础设施决定服务的形式,现阶段商业航天必须缓慢而用心地进行。苗全健说,商业空间不是一个互联网产业,它不太可能在两三年内爆发。中国的商业太空飞行“只是万里长征中向前迈出的一步”,而且“只有我们认真下去,这件事才能变大。”

Chicharito Exploration是一家私营卫星公司,涵盖商用微型卫星研发、卫星测控、星座运营、卫星数据应用等产业链环节。成立后不到两个月,它就获得了数千万元的天使之轮融资。目前,鹰嘴豆已完成三轮融资,累计金额近1亿元。该团队约有36人,其中三分之二是技术人员。

咖啡店里的“建造”卫星

“有一天,当我喝咖啡的时候,我突然遇到了一个大老板。当我听到你的商业想法时,我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我会投你的票。"苗全健没有遇到想象中的画面,也不喜欢喝咖啡. "这只会出现在戏剧中,创业的实际情况非常困难。"

2017年,中关村前沿技术创新中心建设的黔城探索办公室尚未装修。苗全健近两个月的临时办公室是他能命名的咖啡店,他“在要了一杯美式咖啡并在桌子上戳了戳之后”开始写方案设计。他过去常常去一楼的星巴克,天一亮就钻到地下,天黑后才出来。他中途去了洗手间,担心会丢了电脑。“创业难道不应该充满活力吗?我为什么整天在地下做这个?”

一颗卫星正在北京的咖啡店里“酝酿”——苗全健的同事们在附近的咖啡店里设计了这颗卫星,没有离开工作岗位的合伙人下班后在家里加班加点地为这颗卫星工作。“人们对卫星有一种误解。他们认为花钱买东西就足够了。”苗全健说情况并非如此。卫星上的所有组件在设计时都需要提交任务书,并根据卫星总体设计、小电路设计和财务指标确定组件指标。

在创业之前,苗全健于2008年加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并担任某航天型号的总技术总监。当模型在2016年11月首次飞行时,他是01指挥官。在这个系统工作了9年后,他决定开始自己的事业。他不能制造火箭,考虑到火箭的独立研发周期太长,他最终选择了制造卫星。

但是我们应该建造什么样的卫星呢?根据重量不同,100公斤以下的微型卫星可进一步分为10公斤至100公斤之间的微型卫星、1公斤至10公斤之间的纳米卫星和1公斤以下的微微卫星。根据应用领域,它可以分为通信卫星、导航卫星和遥感卫星。就卫星业务定位而言,是天堂赚取了冠名费,还是长期在轨运营?

不同于市场认为商业空间本质上是商业的,苗全健认为,“商业空间的本质是空间,绝对不是商业。商业很重要,但它只是一种属性。因为它是航空航天,一切都服务于产品质量。”

他最终压制了一颗“商业卫星”。与标准立方卫星不同,“运行卫星是从运行的角度看这颗卫星是否具有运行服务能力。”换言之,它将为用户提供为期三年的遥感数据服务,补充中国在轨空间基础设施的能力,支持空间信息在国防、应急、土地、农业、林业、城市管理等领域的应用。

遥感是一个成熟的市场

“国防和民用技术一体化的突破点是商业太空飞行。商业太空飞行的突破点在哪里?”苗全健的回答是遥感。

2014年1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有人提到,鼓励私人资本参与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的建设。完善民用遥感卫星数据政策,加强政府采购服务,鼓励民间资本开发、发射和运营商用遥感卫星,提供市场化和专业化服务。

航空航天产业链是指从上游卫星的制造和发射到下游卫星的运行和应用由多个环节组成的完整链条。其中,产业链的下游包括卫星运营和应用等环节,根据卫星应用领域可细分为通信、导航和遥感应用。

"卫星做三件事:遥感、通信和导航."苗全健分析说,在导航领域,中国有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在通信领域,中国航天科技公司和中国航天科技公司正在开展工作。与自然竞争的通信市场相比,遥感是一个合作市场。“现在天空中的卫星太少了。你我的卫星可以合作为用户提供服务。民用卫星和军用卫星也可以合作。”

“从卫星开发到数据提取和应用,中国的卫星遥感市场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首先,它向下游发展。当中国没有卫星时,购买外国卫星数据将开始成为中国的遥感应用市场。”1988年,中国和巴西签署了一项合作开发“资源一号”卫星的协议。这也是中国第一次为地球开发传输型遥感卫星。1999年“资源1号”01卫星的成功发射填补了我国自主遥感卫星数据的空白。

目前,高芬5号和6号卫星已正式投入使用,“资源1 02d”和高芬1 0号卫星相继发射。在商业遥感卫星领域,“高静一号”、“珠海一号”和“吉林一号”已形成大规模服务。中国遥感产业已经走过了30多年。苗全健认为,遥感已经有了非常成熟的商业模式。传统遥感具有广泛的应用,包括国土资源监测、林业资源管理、矿产资源调查、农业服务、城市管理等。

虽然业界对遥感市场的看法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群体,“一个群体认为市场非常大,另一个群体认为市场非常小,基本上没有中间立场。”苗全健认为,这仅仅是因为业界还没有想出如何在成熟的遥感应用市场为普通消费者找到新的2c应用场景。

回归技术

从2017年9月任务说明定稿到2018年11月原计划离开工厂,赤色探索公司用了14个月时间建造了第一颗重65公斤的卫星“赤色一01”。长期连续测试是卫星开发的规范。在此期间,为了验证卫星持续通电时的状态,六七名技术人员轮流睡在测试室内,直到100小时持续通电测试完成。

今年8月17日12: 11: 40,“千次一01星”与中国航天科技公司界龙一号远程火箭一起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升空。经过552秒的飞行,这颗卫星在12: 20: 52成功分离,进入540公里高的太阳同步轨道。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01星千城1号第一批图片

卫星具有遥感和通信双重功能,可以实现地球2米分辨率成像。上海在200秒内从北京被拍摄下来。从目前已经下载的图片来看,“千倍一零一星”可以用来解释具有一定大小的大型目标。它基本上可以发现和识别武器和设备目标,如飞机和大型船只,但不能识别模型。

工业和信息化部登记的两个卫星星座“千倍一号”和“千倍二号”分别规划了6颗卫星和18颗卫星,到2023年将部署24颗卫星,申报的星座“千倍三号”大小约为30颗卫星。这些卫星还设计有100公斤重的远程通信,计划发射到500-700公里的太阳同步轨道。

在业界,苗全健不止一次听到“卫星遥感应用与互联网的结合一定会爆炸”的判断。寻找2c遥感市场,“中国太空人十多年前就考虑过了,但没有找到突破。”一个可能的原因是规模效应的问题。当没有足够强的服务能力或服务能力不够灵活时,就没有2c市场。

“我们不能不耐烦。这个行业不是互联网行业。两三年内爆发是不可能的。最终的市场前景得到普遍认可。这是一个特别大的市场规模,但不是现在。”苗全健说,太空飞行是一个缓慢的行业。目前,商业太空飞行必须安定下来,回归技术。

2018年,当鹰嘴豆寻找第三轮融资时,苗全健明显感受到了投资者强大的学习能力。他们跳过了空间科学普及和产业规模,回到了市场和困难而晦涩的技术。苗全健认为技术是竞争的障碍,基础设施决定服务的形式。“一个基站不足以覆盖整个村庄。此时,人们不会购买手机。”

苗全健说,中国的商业太空飞行只是“长征中向前迈出的一步”。“明年或明年都不会发生,但如果今年或明年都不会发生,这个行业就永远不会发展。我们必须稳步前进,才能做到这一点。”

安徽快三


上一篇:商业地产新浪潮|华润时代广场年底“重启”
下一篇:柯幕僚群组贴文呛蔡英文论文门“国际丑闻”她报警

热点排行